衡陽新聞網
滾動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頭條新聞 > 正文

天天學習丨英雄母親鄧玉芬

2021-04-02 11:34:45  來源:央視網  
分享到:
 

天天學習清明寄哀思,鮮花祭英烈。革命戰爭年代,無數先烈拋頭顱灑熱血,用生命換取了國家新生,也有很多英雄的親人心懷家國、深明大義。2014年7月7日,習近平書記出席紀念全民族抗戰爆發七十七周年儀式并發表重要講話。其間,他講述了英雄母親鄧玉芬的故事。

1891年,鄧玉芬出生在北京密云縣水泉峪村,后嫁到鄰村張家墳村。夫妻倆靠租種地主的幾畝土地過活,含辛茹苦拉扯起7個兒子。

1933年,古北口長城抗戰失敗后,密云長城以外的地區被日本侵略者占領,劃入偽滿洲國,鄧玉芬的家鄉從此墜入日偽統治的水深火熱之中。為了糊口,3個大一些的兒子離家外出去扛活,夫妻倆則被迫帶著幾個小兒子搬到張家墳村東南的豬頭嶺山上開荒度日。

1940年4月,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十團進入密云西部山區開辟豐(寧)灤(平)密(云)抗日根據地。6月的一天,幾名八路軍戰士來到豬頭嶺。鄧玉芬第一次見到八路軍,聆聽他們宣講抗日道理,覺得句句都說在自己心坎上,越聽心里越豁亮。她開始懂得了只有窮苦人都行動起來,拿起槍桿打日本,才能救國救己。

不久,十團參謀李瑞徵來到這里組織游擊隊。鄧玉芬和丈夫商量:抗日是咱自己的事,別人家出錢出槍,咱把兒子叫回來打鬼子去吧。丈夫二話沒說,揣塊糠餅子連夜出去找兒子。

7月,豐灤密第一支游擊隊——白河游擊隊在豬頭嶺成立了,鄧玉芬的大兒子永全、二兒子永水成為了這支游擊隊的戰士。9月,三兒永興不堪忍受財主的欺壓跑回家來,鄧玉芬知道游擊隊正缺人手,又送三兒子參加了白河游擊隊。3個兒子不久都隨著游擊隊升編為主力部隊到外地作戰,鄧玉芬托人捎去話:“別惦記家,安心打鬼子。”

3個兒子在外抗戰,鄧玉芬在家也積極投入抗日斗爭。她承擔起全部家務,并帶領幾個小兒子開荒種地,讓丈夫騰出手為八路軍運軍糧、背子彈、跑交通。鄧玉芬冒著生命危險掩護和救治八路軍和縣區干部:燒水做飯,縫補衣服,為傷病員接屎接尿、喂湯喂水……每當傷病員痊愈離開時,鄧玉芬都把衣服洗凈補好,帶足干糧,仔細叮嚀著把他們送出老遠、老遠。十團指戰員和豐灤密根據地縣區干部、游擊隊員人人都知道,豬頭嶺上有個溫暖的家,家里有一位親切慈祥的好媽媽。

△ 豬頭嶺上的石頭房子經歲月侵蝕已變了模樣

1942年春天,噩耗傳來,丈夫任宗武與四兒子永合、五兒子永安在種地時遭到日軍偷襲,丈夫和五兒子永安同時遇害,四兒子永合也被抓走了!鄧玉芬聞訊幾次暈厥過去。然而,鄧玉芬沒有被嚇倒,更沒有屈服。她蘇醒過來后,謝絕了親友的挽留,拉起兩個小兒子,堅定地對他們說:“走,回家去!姓任的殺不絕,咱和鬼子拼到底了!”鄧玉芬沒日沒夜地刨地播種,她只有一個念頭,把丈夫和兒子的活兒都干出來,多打糧食支援部隊多消滅敵人。

不幸的事情接踵而至:1942年秋,大兒子永全在保衛冀東盤山根據地的一次戰斗中英勇犧牲;1943年夏,被抓走的四兒子永合慘死在鞍山監獄中;1943年秋,二兒子永水在戰斗中負傷回家休養,因傷情惡化無藥醫治在家中去世。一個又一個沉重打擊,堅強的鄧玉芬都挺住了。她笑得少了,但對抗日工作更積極了。她每天都拼命干活,春播、秋收、做軍鞋、照料傷員,凡是對抗日有益的事樣樣干在頭里,從早到晚一時不閑。在鄧玉芬心里,每個八路軍戰士都是她的兒子,都是她的希望。她盼望著六兒、七兒快些長大,繼承父兄遺愿,早日把日本鬼子趕出中國。

1944年春,敵人再次進行瘋狂“掃蕩”,百姓紛紛躲進深山。鄧玉芬的六兒子跑丟了,她只好背著不滿7歲的小七躲進山洞里,一藏就是好幾天。山洞里又陰又冷,加上幾天幾夜沒有東西吃,小七病了,哭鬧著要回家、要吃飯。這時正趕上敵人又來搜山,一旦被聽見,不但母子二人會落入魔爪,還會給旁邊山洞里的鄉親帶來殺身之禍。鄧玉芬心急如焚,眼見敵人越來越近,情急之中她再也顧不得許多,從破棉襖里撕下一團棉絮,一狠心塞進小七嘴里。小七猛踢猛掙,鄧玉芬緊摟住他,死死堵住他的嘴。過了許久,敵人走遠了,鄧玉芬忙把棉絮扯出來,可憐的孩子已被堵得臉色青紫,似乎沒有氣了。鄧玉芬心似刀割,淚如泉涌,搖著孩子一聲聲地呼喚,小七這才慢慢回過氣來。他可憐巴巴地望著媽媽,用微弱的聲音說:“媽媽,我餓,餓……”當天晚上,連個大名都沒有的小七連病帶餓死在媽媽懷里。

失去六位親人,鄧玉芬頑強地生活著,她要親眼看到勝利的那一天。1945年8月,中國人民終于打敗日本侵略者。鄧玉芬眼噙淚花,告慰九泉之下的丈夫和兒子們:咱們勝利了!

△ 英雄母親鄧玉芬雕塑

1970年2月5日,鄧玉芬因病逝世,享年79歲。臨終前,她囑咐公社干部和親人:“把我埋在大路邊,我要看著十團孩子們回來。”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網)

日本三级韩国三级香港三级av,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高h猛烈失禁潮喷,里美ゆりあ 无码 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