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陽新聞網
滾動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內國際 > 正文

四位“祖國的小朋友”都找到了!一個消息令人遺憾

分享到:
 

這兩天,92歲的志愿軍老兵楊慶久尋找四位“祖國的小朋友”的故事成為熱議的話題,不少人紛紛出手幫忙,有提供線索的,有聯系找人平臺的,有通過朋友打聽當年學校校友的……(詳情>>>)

正是在很多人的努力下,非常令人欣慰的是,楊慶久老人要找尋的四位女學生目前都已經找到了。她們的人生歷程是怎樣的?還記得和楊慶久老人當年的約定嗎?

△69年后,再聽楊慶久老人講故事

[央視新聞音頻]四位“祖國的小朋友”都找到了

△四位“祖國的小朋友”都找到了

老照片里左一小女孩

秦秀云因病早逝

在北京二環外的一棟居民樓里,記者見到了張淑萍、張淑芳姐妹倆。張淑芳平時和兒子住在一起,距離姐姐家只有兩站地鐵,按照約定,準時到達姐姐家等著記者的到來。

姐妹倆一個85歲,一個83歲,依然耳聰目明,腿腳利落。對69年前的那張老照片,她們一眼就能認出四個人分別是誰。

△現在的張淑萍、張淑芳姐妹二人

張淑芳老人記得照片是在工人文化宮照的,而且還是在一次跳完集體舞后拍攝的。但攝影師是誰,照片背后的字是誰寫的,已經找尋不到答案了。

張淑萍老人對那張老照片印象極為深刻,因為她也有過同樣的照片,可惜不知道什么時候就給弄丟了。姐妹倆說,照片上最左邊的女同學叫秦秀云,讓人痛惜的是,她40多歲的時候就因為心臟病早早地去世了。

“他們家原來住在三里河大街那個地方,她好像小學畢業以后就參加工作了,后來就結婚了。”張淑萍老人說。

△秦秀云(照片左一)

老照片里左三小女孩鄭蘭芳

記憶已經模糊

照片上緊挨著妹妹站的是鄭蘭芳,當時其他三個人都在上五年級,她是唯一上六年級的學生,在照完那張合照不久,她就回了老家。

“鄭蘭芳小學沒畢業就回老家了,她走的時候來我們家告別,她就說我要走了,以后有時間再聯系。”姐妹倆回憶。

△姐姐張淑萍珍藏的相冊

姐妹倆和鄭蘭芳一起學習玩耍的記憶到此劃上了句號,后來姐倆打聽到鄭蘭芳跟著愛人一起去了河南,從此再也沒了音訊。

記者幾經周折找到了鄭蘭芳的兒子,他告訴總臺央廣中國之聲記者,母親的記憶力快速下降,過往的很多事情都已經模糊了,對當年一起玩大的好朋友的名字,也只是覺得有些熟悉。

△鄭蘭芳結婚后的照片

鄭蘭芳的兒子說,父親也是一位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兵,在他眼里,父親穿著軍裝的樣子一直都是特別地帥氣。母親跟著父親走南闖北,做了多年的老師。讓他高興的是,這次能夠聯系上母親多年前的好友,但遺憾的是,因為身體原因,母親無法參加這次難得的重逢了。

兩位老人仍牢記給最可愛的人唱的歌

和鄭蘭芳一樣,張淑萍師范畢業后一直從事教育工作,從老師到校長,一直不曾離開過學校。

△1963年剛參加工作時的姐姐張淑萍

妹妹張淑芳大學畢業后選擇去了內蒙古,如今他鄉已經變成了故鄉。“你看人家命都可以拿出去為祖國犧牲,咱們到艱苦的地方有什么不可以?”張淑芳老人說。

如今回頭去看當初的選擇,張淑芳感慨,志愿軍將生死置之度外去保家衛國的壯舉,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一代人的生活。這么多年過去了,她和姐姐最喜歡看的兩部電影依然是《上甘嶺》和《英雄兒女》,看一回哭一回,可還是忍不住想看。

△1974年的妹妹張淑芳一家,兒女雙全

1958年10月25日,是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八周年紀念日,也是最后一批志愿軍撤離朝鮮的日子。張淑萍、張淑芳倆人至今記得她們去迎接志愿軍回國時的壯觀。

“我們在豐臺火車站迎接的,人山人海,到處是紅旗招展。后來我們又到勞動人民文化宮開的歡迎會,人可多了,我還記得當時唱的歌,就是:英雄們凱旋,我們向你們問聲好,朝鮮戰場上打勝仗,保家衛國立功勞。”姐妹倆回憶。

△張淑萍和張淑芳姐妹二人唱歌

都說時間是最殘酷的,可是它依然能讓一首老歌牢牢地留在兩位80歲老人的記憶里,只需輕輕一碰,讓人心醉的旋律就能從唇齒間飛出,動人心弦。祖國的小朋友牢記著給最可愛的人唱的歌,最可愛的人也始終記得彼此的約定:說好了保持聯系,哪怕隔了69載春秋,哪怕一頭華發,哪怕大海撈針,也要兌現諾言。

△69年后,“祖國的小朋友”準備送給當年志愿軍叔叔的禮物

聽說找到了張淑萍、張淑芳姐妹倆,楊慶久老人的女兒楊麗一遍遍地感嘆:太神奇了。

楊慶久老人盼了69年的重逢今天就要實現了,祖國的小朋友已經一頭銀發,最可愛的人也早就步履蹣跚,他們最想問對方的是什么問題?最想告訴彼此的是哪些往事?總臺央廣中國之聲將持續關注。

日本三级韩国三级香港三级av,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a片,高h猛烈失禁潮喷,里美ゆりあ 无码 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